河北:涞源县医院多项违规黑幕遭实名举报

凯发娱乐官网首页

2018-11-10

近日,本刊接到涞源县群众实名举报信,举报涞源县医院院长高某在任职期间存在大量违规违纪事项。

期间多项违规内容多次举报到该县相关职能部门都是石沉大海,最后换来的是高某的高调叫嚣,声称在涞源县没有他摆不平的事,没有他处理不了的难题。 而事实上一些违规事情在他的各种手段操作下确实都给大事化小小时化无了。

调查走访中一些医院职工也是对其独断霸道的行径很是不满,迫于人在屋檐下的心理敢怒不敢言。

该份举报内容罗列出多项高某的官商勾结、广结党羽、财务造假、乱搞男女关系等一系列违法犯罪的情况。

巧立名目、官商勾结在涞源县新县医院于2014年落成后,为争取最大的个人利益,勾结涞源县九州家具城老板李某以投入建设分取利润的名义在县医院食堂后边建配套房八间,然后垄断医院食堂的承包经营权。

食堂加超市每年上缴医院九万元承包费用,但李某在拿到承包权后将食堂以24万元的价格转包他人,超市自己经营每年获利近百万。 知情者也多次提出质疑,投资近三亿元的县医院建设不起几间配套房县医院负债经营,超市和食堂能够部分降低债务风险,为何却以极低的价格承包给他人早在2012年,李某便开始垄断供应县医院日常家具,在2014年新县医院落成后,装修中所有涉及的办公桌椅、窗帘、垃圾桶等设施全部由李某提供,并且购买价格严重高于市场价格,总金额多达千万元,然而这些违规采购都是由医院内部几个高管圆桌会议决定,严重违反关于国家企事业单位、公益性组织的招标管理制度。 家族亲戚染指建设医院从2011年左右筹建新县医院开始,高某便以入干股的形式由亲戚朋友开设砖厂,自产自销,建楼所用的砂石料由宋某提供(该人系高某的外甥女女婿)铺地和贴墙的瓷砖由粟某(高某的干儿子)供应,内部装修由原医院基建科科长焦某责人工及材料,县医院落成后,焦某被县卫生局提拔任命为副院长。 2016年被上级纪检部门查出问题,建设项目投标过程中串标,县住建局监督不到位;未按照程序报批增加项目资金等问题,并给予了,涞源县医院建设项目招标过程中3家公司串标,县住建局招标办监督不到位。 县医院拆迁过程中,超合同价支付工程款,涞源县卫生局未按程序报批增加项目资金事项,上级纪检部门给予了涞源县原卫生局局长王某、县医院副院长焦某、县医院基建科科长曹某、基建科副科长赵某、县住建局招标办股长李某行政警告处分,给予县医院院长高某行政记过处分。 但只是党内处分,高某等人的行为早已经严重触犯了刑法的规定,其中的投标中串标的问题严重涉及到了经济犯罪,但有关部门未予查处。

因为相关纪检监察部门部门未对高某的违法违纪问题彻查到底,导致其不仅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更加肆意妄为,嚣张气焰更有过之而无不及,并扬言,在涞源县就没人动得了他。 广结党羽、自立为王据该院职工控诉,高某在医院的管理过程中大搞一言堂,对混乱的医院管理放任自流,所有决策问题从不开会讨论决定,全部自己说了算,县医院俨然成了高家的私立医院,其本人在涞源过着纸醉金迷的土皇帝生活;每天两顿酒平时喝的是300元以上的百年泸州酒,出门喝的是茅台酒,一个县医院的院长配两个司机,奢靡腐化程度可想而知。 广结上层,三五小聚,还经常叫医院女职工陪同领导饮酒;现在涞源县老百姓口中流传出一句话是别的地是一府两院,涞源县是一府三院县医院院长高某便是涞源县第三院的院长。 自编自演,偷梁换柱,公开索贿高某和所谓的北京某中仪集团于2016年蒙蔽县卫计局、县政府以医院负债率较高的名义与北京中仪集团签订了中仪托管涞源县医院的框架协议,但时至今日,也未见任何实质性的履行,但北京集团却借此垄断了所有县医院大小型医疗设备的购进,借着托管的名义垄断了医疗器械供应,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知情人称高某此举真的高明,借订立合同的名义达到其本人和中仪集团合谋的不可告人的秘密。 2014年,涞源县医院购进美国通用电气公司(GE公司)生产的64排CT机一台,高五海多次向该器械的销售商为老板陆某索要礼金、礼品,有一次以医院资金紧张为由向陆建新一次性索贿400万元,为了能够将CT机卖给县医院,陆建新在保定市世纪花园酒店一次性给了高五海50万元,并在该酒店长期预定了一套高级套间归高五海使用,这样CT机顺利被涞源县医院购进。

广纳人员医院作为技术型单位,一直是以专业医务人员进入为主,但高五海为了敛财,近几年广招非技术人员近百名,每人给其送钱五万到十万不等,单单一个医院财务科就有会计32名,社会闲散人员、吸毒人员在花钱后也能堂而皇之的进入医院保卫部门;高五海通过此种手段大肆敛财。

逃避法律制裁利用手中权力,与公安机关合谋销案,将应当受到刑事责任追究的交通肇事逃逸犯罪行为利用金钱摆平死者家属和公安机关,一起交通肇事逃逸最终不了了之。 2018年6月份,高某、李某涞源县九州家具城老板、涞源县医院指定供应商)甄某三人酒后驾车狂奔在涞源县207国道,在由南向北行驶过程中,将饭后遛弯的铁路职工沈小强(涞源县仝川村人)当场撞死,事后,高五海出面,李常山出钱摆平涞源县公安局交警队,三人未受到任何刑事责任处罚,涞源县人尽皆知;高某酒后狂言,在涞源县就没有他摆不平的事,没有他拿不下的县长,历任领导都得为他保驾护航。

涞源县是全国深度贫困县,多数老百姓还未脱贫出列,高五海做官的人生信条便是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多年来也有部门查过,但都被高五海以金钱摆平,并且高五海公开叫嚣查过他的人都是金钱的奴隶,到最后一样都得成为高某的保驾护航人。 作为一名国家贫困县的医院院长,任职期间贪腐、受贿、非法牟利,真正的小官巨腐,高某本人充分利用监督缺位所形成的自由空间,把手中的权力转化为敛财的能力,像蛀虫一样腐蚀人民的利益。

广大群众热切盼望在在反腐的高压态势下,能够尽快对我们所举报的情况进行调查。 在此希望上级纪检监察机关以零容忍态度坚决惩治高某的腐败问题,对我们强烈反映的高五海小官大贪案件一查到底,回应群众关切,形成高压震慑,净化政治生态,还涞源县医院一方净土,以昭党纪国法。

来源:http:///qunzhonglaixin/2018-09-17/=singlemessage。